沈桃珈

努力前进的人不需要掌声。

《DREAM》

*cp北米双子
*米诞&加诞迟刻
*ooc注意
*世界观自设注意

-1-
对于魔族来说,杀人永远是重复不停的噩梦。

阿尔弗雷德则对于噩梦的反复习以为常,他麻木的注视着残破世界的逐步碎裂崩坏。鲜血浸染的天空红的刺目,缠绕在阿尔弗雷德脚踝上的荆棘也逐渐枯萎。

「差不多了。」

他迈开脚步向着这场噩梦的尽头走去。少年空洞的蔚蓝色眸子里聚拢着阴郁和茫然,脸边的一道红痕又给他尚还稚嫩的面容增添了一份狠戾,他赤脚走过散落一地的瓦砾碎石。

「我——…」

鲜血浸红了他的斗篷,划过他的脸颊,却没有为他的蓝眸染上绝望。

那是他的骄傲。

-2-
马修离开浮空都市后,一个人住在森林里的一个湖边。

这是很漂亮的一片林子,清晨的阳光透过叶片间的罅隙在湿润的土地上撒下一片灿烂;而夜晚的月华则温柔的在湖水中撒下一把熠熠发光的碎钻,轻抚过波澜不惊的水面,跃进窗扇悄悄亲吻沉睡的人金色的发梢和掩盖在眼睑后的、紫罗兰色的眸子。

“真是个漂亮的孩子呢。”

“是天族里也排的上名次的精致呢。”

月之精灵发出咯咯的笑声,透明的小翅膀扑腾着,融入了莹莹的白中。

-3-
阿尔弗雷德不怎么认识路,在魔族的世界里,似乎向着同一个方向杀去,就总能到达目的地吧。

所以即使是身为族长的父亲,也无法解答阿尔弗雷德的问题,没有什么魔族会主动去天之门的另一侧,那里的圣光对于被世界的规则所判定为“恶”的魔族几乎致命。

但是即使是身为族长的父亲,也无法阻止他执拗的孩子,只好目送着阿尔弗雷德扬着一贯的灿烂笑容前去赴死:

“等我回来啊!老爹!”

“臭小子有本事你别回来了!”

快到大限的族长大人掬了一把伤心泪。

背对着父亲的阿尔弗雷德则罕有的皱着眉,不着痕迹的叹息一声。

「来地上。」

「快点来地上。」

「来找我。」

-4-
马修是与精灵们的相性度非常好的天族,他的住所有森林里所有生灵的护佑。有时候抚养马修长大的天族——亚瑟·柯克兰也会疑惑于马修的天赋,不过还是信任比较占据上风。所以当马修提出离开天族聚居的浮空都市时,亚瑟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马修一边维持着一贯的温和笑容,一边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最近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呼唤着他,他猜是不是那位已经和他几乎断绝关系正打算老死不相往来的兄弟在利用血脉之间的联系呼唤他。

「来地上。」

那个声音这样说。

「快点来地上。」

「快点来找我啊。」

-5-
阿尔弗雷德越过地之门的时候显得非常兴奋,如果没记错,这应该是他第二次来到地上。他把几乎满是血污的衣物和脏兮兮的羽翼遮挡在黑色的斗篷下,只露出苍白的脸颊,一双青蓝的眸子则闪烁着感兴趣的光泽,一切都显得陌生而熟悉。

熟悉……?

阿尔弗雷德像是记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皱起了眉。他摇了摇头,让自己不去思考那些事情。

——他告诉自己,他是魔族。

——就像曾经他告诉自己,他能活下去。

-6-
马修在某一天见到了阿尔弗雷德。

少年从兜帽的缝隙里翘出的几缕金发沾了灰尘,黑色的斗篷边缘用银线缝着繁杂的花纹,走动间翻飞的衣角在空气中划出水波一样的纹路。马修的瞳孔猛地收缩,他立刻从气息上察觉到来者是一位地位不低的魔族。

“谁?”

少年从斗篷下伸出的手骨节分明,他掀开了黑色的兜帽,将灿烂的如同仲夏阳光一样的金发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苍白的脸颊分明挂着倦态,却依旧活力满满的眨眨眼。

“找到你咯☆”

“马修·威廉姆斯。”

“我亲爱的哥哥哟。”

-7-
阿尔弗雷德对于天族和魔族的生长时间非常不满。他与面前的马修·威廉姆斯明明同龄,但身为天族的马修已经成年,而他还需要小心的把翅膀藏在宽大的衣物下才能光明正大的走在街上。

“这不公平。”

阿尔弗雷德泄气的打量着自己紫黑色的羽翼,又偷瞄了一眼马修的背后。

“Eh,Alf?”

“什么事?”

“你没说过,来找我什么事哦?”

-8-
马修非常无奈的看着一副‘你在逗我’表情的阿尔弗雷德。

“不是你在叫我吗??”

“……谁会把你从地底下叫上来谁绝对是脑子不怎么正常……”

“咦?”

金发的双生子面面相觑,对呼唤着彼此并将他们联系起来的声音迷惑不已。

那不是他们血脉的力量。

而是有人扯乱了联系他们之间的细线。

-9-
马修和阿尔弗雷德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一起约定去森林外的镇子上去买东西。

森林里有无数目光目送着两人,这让阿尔弗雷德感到非常别扭,马修牵着他的手,用指尖安抚性的轻触他的手背:

“没事,都是我的朋友哦。”

“……”蓝眸的少年依旧警惕,他拉上了兜帽,任由马修拉着他向前。

那种触感让他记起“祭”的时候马修一直握着他的那只手。

温柔,温暖。

后来,毫无保留的给予他光芒的人张开了纯白的羽翼,从他身边飞走了。

他再三犹豫,也没有拾起留给他的最后那片羽毛。

-10-
明白了一切都是误会,阿尔弗雷德表示不能继续留在地上,而是要回到地下的杀戮都市去,马修也必须回到浮空都市继续学习。

从“祭”完成的那天起,阿尔弗雷德就知道,身为“双生子”“混血”“兄弟”的二人必须分道扬镳才能得到他们想要的生活。

分道扬镳,甚至是再也不见。

-11-
这次奇怪的重逢一直让马修耿耿于怀。他知道一定有什么声音呼唤了他,而阿尔弗雷德听到了同样的声音,于是与他一样来到了地面。

但是这样又说不通。

因为阿尔弗雷德说那并不是他们之间的联系。

直到那场战争爆发,马修才找到了答案。

什么啊,骗子。

-12-
阿尔弗雷德知道,只要他呼唤马修,那么温柔的人,绝对会放下手上的事情跑来地面见他。

如果不那么做。

阿尔弗雷德到底要怎么找借口见一次他的兄弟。

在那该死的战争爆发之前,见一次他的神。

-13-

无数年后。

天族与魔族终于在天之门外交战,此战不仅仅是让天魔二族损失惨重,更是让废墟都市变成了更加贴切它名字的地方。

那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我早就想过会发生的战争。

我的兄弟张开双翼在半空俯视着我,抖落的片片羽毛和纯白衣摆上飞溅的鲜血都那么美好。

那天的天空非常澄澈而平静,与他一样的纯净。

我犹豫着,弯下身拾起了那片羽毛。

就像拾起了我曾经遗失的,那么多的感情。

对他的爱与思念。

-13-

无数年后,我竟是在兵戎相见的战场上重新见到了他,我的兄弟。

他已经十分成熟,能够隐藏起自己的羽翼,行动果决狠辣,某个瞬间,我好像从未认识过他。

我质问他为何引起战争。

他回答:

「期盼着被拯救的天族,简直腐朽到无可救药。」

「我要做点什么来改变你们愚蠢的脑子。」

我说不出话。

他仰头看着我,他的眼睛中仍旧是我所熟悉的、那时湖边少年的澄澈眸光,是耀眼的希望。他慢慢的弯腰拾起我掉落的羽毛,当他的指尖拈起它时,我明白了他的意思。

——当地面只与魔族有一个台阶之遥时。

——他其实,不就赢了吗。

-尾声-

——这样不行、这样的话…

——听好了,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从今以后,你去浮空都市…我去杀戮之城…

——阿尔弗雷德?等等…不是说要一直…

——别开玩笑了!你也知道的吧?我们的存在,是被唾弃的、那么屈辱,却努力活着的存在啊!

——但是…

——喂…阿尔弗?你也稍微听我的话一次…

——…拜托了,被唾弃也好…拜托,别走啊!

——如果一切都是梦。

——那该有多好。

-end-

注:

祭:指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将“混血”的血脉转换为纯血魔族或是纯血天族,仔细一想大概就是双生子各为对方背负一半的血脉吧。

战争:最后的战争是无数年后已经成为魔族的“王”的阿尔弗雷德发起的,意图是驱逐妄想被上天拯救的腐朽的天族。嗯,这样的阿米有点小帅x这场战争的背景是逐渐崩塌的世界[第一小节所写的]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