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桃珈

努力前进的人不需要掌声。

《Spirit》

*脑洞背景:《没有得到帮助》
*伊双子,请注意避雷
*ooc注意
*第一人称注意
*有一丢丢的长发费里、和奇怪的剧情u,请注意
*脑洞产物!脑洞产物!脑洞产物!肯定会被打脸但是我不怕!x
*字数总计:3865字

我出生于誓帝领地中的一个小镇。这里不像情操都市那样繁荣,却也十分热闹,是有人情味的那种热闹。因为家里开着面包房,所以每天身边都飘着奶油的香气,这种平淡的日子很迷人。

当时我自然不清楚我的身份,那由审判者所赋予的“费里西安诺”的名字,以及身为三柱之一的使命。

但是我就算知道,也一定不会害怕吧,因为我有那样温柔的家人。祖父是面包房的主人,他有一双大手,会有力且温暖的包裹住我的手。哥哥呢?哥哥是个别扭的人,但是一举一动间却流露出真挚的关心。我没有父母,但却满足于一家三口在寒冷时蜷缩在一床被子下的暖意。

那样平静又没有变化的日常,是什么时候被打破的来着?

啊,对了呢,是瘟疫。

后来的某一年,爆发了瘟疫。镇上的人成批的死去,我胆战心惊的守护自己最后的家、镇上唯一的净土不被玷污。但是却失败了。

瘟疫爆发后的第九天,食物和水早就已经消耗的一干二净,祖父为了帮饿到奄奄一息的我和哥哥寻找食物出了门,然后就再也没回来。

我盼着祖父的身影能出现在门外,却迟迟没有。我在极度的恐惧和饥饿下和哥哥又硬撑了三天,这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极限了,哥哥终于忍耐不了饥饿,松开了紧攥着我手腕的手,走到门口,似乎还非常不放心,又回来摸了摸我的头:

「乖,费里西。哥哥去找吃的给你。」

「哥哥别走……」

「乖乖呆在这里。」

「哥哥……」

然后他推开了挡在门前的桌子,推开了门。

我大概是知道有点不对劲的吧,但是却眼睁睁的看着哥哥走出去了。对于我们来说,房子就像是什么了不起的结界,躲在里面就可以不受疾病的侵扰,外面就是病毒纵横的地狱。

真的是很怕。

我其实很怕死哦。

但是我却更怕一个人活下去。

结局显而易见了吧?哥哥也没再回来。我实在饿极了,倒也从店里搜出了一些不知道什么时候的食物果腹,咬着那些干硬的面包,我差点掉下泪来。

之后的每个晚上,当我想起从今以后只能靠我一个人苟活于世的时候,就忍不住哽咽到喘不过气。

都市里很快派了人过来,镇子中心着堆积所有因病亡故的尸体,活着的人在阴沉的天空下点起了火。那天的火真大啊,把半边天空都烧的通红。我挤在人群里,似乎也看到了哥哥和祖父化为灰烬,撒在因为灼热而扭曲的空气里。

这样就结束了吗?

身边的人都走开了,只有我还站在原地。我没有哭哦,泪腺没有干涸,只是不想哭而已。

啊,搞砸了呢。

想要守护的平淡的生活也好,会对我微笑的家人也好。全部都,在大火中烧的一干二净。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是个没用的废物了呢。废物留在被烧光的城镇有什么用呢?

于是我就离开了。

没想过自己的目的地,只是觉得,不留在这里就好。

不见到这些熟悉的建筑就好了。

不然……不然的话……

我又会觉得大家都还在。

我流浪到了另一个城镇,这里比起情操都市似乎离神殿都市更近一些呢。

收留我的是一对夫妇,鬓间已有白发。他们没有孩子,但却有祖传的人偶工艺需要找人来继承,于是选中了流浪的我。那位丈夫……我名义上的养父,是位严厉且认真的人,尤其是在教导我刻画人偶上,更是一丝不苟。而妻子则是非常温柔的一位主妇,我时常在空闲的时候帮助她做些家务,但那样的时光是不多的,因为我需要学习,让自己作为人偶师活下去,那是他们救了濒死的我的代价。

最初我只是学些精致的小东西,刻些小狗小猫之类的东西。我也会正常的说笑,吃饭,偶尔跑出去玩再被养父拎回家,这时候养母就会帮我减轻养父的责难,所以大多是被关禁闭一类的事情。

我就是在那次关禁闭的时候,看到了那个房间。房间不大,但是空气流通很好,也没有灰尘的味道。最重要的是,房间里摆满了人偶。不是平时我看到的,养父所作的娃娃,而是正常比例的人偶,眼球的位置是黑色的空洞,但是五官都精致的像是真人一样,头发的质感也非常好,像是下一秒就会活过来一样。

如果他们有了眼睛会怎样呢?本就漂亮的面容,配上属于人类的熠熠发光的眸子,会怎样呢?

我偷偷溜回了禁闭室,蜷缩在角落里,紧闭上眼睛,身体在微微颤抖。我忽然有了个疯狂的主意,就是因为这个主意,我才见到了加护于我的神。

我想,不如做个哥哥的吧?

我仔细的在脑海中勾勒出哥哥的面容。和我一样的眉眼,方向相反的一根卷卷的头发,眼睛?奇怪……哥哥是绿色的眼珠呢,但是没关系吧,既然是双子,那我就分一颗眼睛给哥哥好了。

因为我们是兄弟呀。

后来的某一天,在我刻着小猫的时候,有人从身后握住了我的手腕。那种触感很奇怪,既没有温度,也没有实体……像是丝绸划过皮肤般的顺滑感。我身后站着一个虚影,他似乎在歪头打量着我,我则是被吓到扔掉了手上的东西。他似乎知道吓到了我,发出了苦恼的“嗯——”的声音,我感觉得到他对我没有敌意,遍小心的靠近向他搭话。

「那个……你是?」

「是神哦。」

「神?」

「加护在你的身上,是保护身为三御柱之一的你的神。」

说实话我不是很懂,忽然有个奇怪的人跟你说他是神什么的……

「我是三御柱……?」

「是的~」

他似乎很开心,还点了头。随后他飘——没错就是“飘”的姿态移动到我刚刚扔掉的那只玩偶旁,并把它捡了起来递给我。我刚刚触碰到那只已经差不多做好的小猫,它便伸了个懒腰,发出了奶声奶气的“喵”声。

「呜哇!」

「这就是你的力量了~能赋予死物意志,人偶师真是适合你的职业呢。」

「……」

似乎……这样也……?

我逐渐习惯了有个身影待在身边,而身体的时间似乎也停止在十六岁左右,不过“神明大人”说过,并不是不再成长,而是为了适应漫长的生命而减缓。养父母也逐渐老去,直到某一天,养父终于牵着我的手,把我引到曾经我误入的房间。他亲手撕掉了门上的封条,打开门锁,示意我踏进。

「费里西安诺,你现在有资格看到这些了。」

「这些都很精美,不是吗?可惜,再精致也不过是死物。」

「我希望你在之后能够制作出真正的、活的人偶。」

『那有什么难的,你现在就可以了啊。』

“神明大人”偷偷的和我说着话。

『嘘。』

我用眼神示意他噤声。

「至少,不要让这门手艺失传。」

「我会的,……。」

我只能这么回答他。

从那扇门里出来后,养父就像是已经交代完后事一样,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很快便离开了,养母也在养父离开后的第二天被发现伏在养父身边,平静的闭着眼睛,停止了呼吸。

作为养子,我料理了两位的后事,葬礼上被指指点点,还有人质问我为何平静的如同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那不是很简单吗?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啊。

二位走后的日子,我过得平淡无奇。一面认真钻研着养父留下的人偶,一面应付着络绎不绝的客人,就是这个时候,我觉得我的技术应该可以支撑我制作一个像养父那样的人偶了,于是我留起了长发。虽然每天扎起来很麻烦,但是我想用自己的头发来制作哥哥的人偶。

不知道为什么,那段时间的“神明大人”,非常安静,也不开口说话。他注视着我的行动,而我不知道他是如何评价我的,但是那都不重要,我已经不在意任何人的评价了。

夏秋交界时的田野,真的很漂亮呢,浓绿中混着落叶的金黄,曾经哥哥的眼睛就是这样的,眸光清澈,似乎映不进污秽。

我见过的,最漂亮的眼睛。

同为三御柱的两位客人光临了我的店铺,其中一人挂着温和有礼的假笑,我没资格这么讲,因为我的笑容又有几分真心的呢?另一个人长得很高,看起来很严肃。我和自称“菊”的人客套了几句,他随后进入了正题:

「我听说,费里西安诺君能够制作活着的人偶?」

「菊你见过活着的人偶吗?」

「没有呢,所以来拜见你啊。」

「我们是同伴哦?应该可以这么说吧。」

「嗯……?」

我看到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又恢复了自然。

「那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我也是三御柱之一。」

与菊和路德旅行的时候,我也仍然在积攒着头发。其实需要多少我并没有一个确切的数量,但是我觉得这种东西……还是多多益善吧?某一次我拿起剪刀剪掉头发时,路德似乎是来叫我,就进了我的房间。

「你在干什么……?」

他非常疑惑,大概是因为本身我留着长发就是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了吧。

「剪头发嘛,因为很热。」

我又随意的修了一下前额的碎发,最后满意的抖掉衣服上的发碴,回身给路德一个大大的笑容。

「路德有双漂亮的眼睛~!」

「你会对人身体上的什么部分感兴趣吗?作为人偶师?」

「嗯——只有眼睛呢,因为父亲的人偶没有眼睛,我就不会做眼睛啦。」

「哦……」

他似乎在绞尽脑汁想着话题,这样的路德非常可爱,总是让我忍不住想逗逗他,但是现在应该不是那个时候。

「路德来干嘛呢?」

「菊叫你过去。」

「一起去吧——~」

旅行真的非常愉快,但是目的不同的三人总归要分道扬镳。在快乐之后我又重新回归平静的生活,不同的是,我闭门谢客,专心的制作起哥哥的人偶来。哥哥的脸我非常的熟悉,在那之后已经过去数百年,而每晚都要努力回想的东西即便如此也不能忘却。

空气很清新,种在阳台花盆的无名植物已经沿着金属的围栏蜿蜒上爬,长势喜人。我帮哥哥修好头发,放下剪刀后,忍不住抚摸着哥哥的脸,这是我做出的脸哦。指尖轻抚过空空的眼眶,又摸了摸我的眼睛。

是不是已经到了呢?我一直盼望着的时间。

黑花战争爆发,我和哥哥此时已经是浪迹世界的二双神乐,神殿都市的苑帝则用非常丰厚的报酬雇佣了我和哥哥。红色的蝴蝶遮住另一只空洞的眼眶,我笑盈盈的接受了委托。

哥哥还在抱怨着他讨厌苑帝的那张臭脸,我只好安慰他只要有钱赚就好,不要想那么多。他终于认真的走路,只是还时不时嘟哝着为什么要接受那种家伙的钱什么的。

嗯,哥哥,因为要给你换最好的零件嘛。

我叫费里西安诺,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是被审判者赋予名字和神明加护的人,我有个哥哥哦~

嘘——哥哥其实是我做的人偶、这可是个秘密呢~

评论(1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