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桃珈

努力前进的人不需要掌声。

《北国》

*cp冷战组[第一次写……
*架空AU
*ooc注意

伊万在东之国做骑士长的时候,他还不认识阿尔弗雷德,倒是与如今大陆上的“长者”熟得很。只不过后来他再也不做王耀的专属骑士,有另一个人接替了他的位置,他安心的回到了故土,想着要不就这样结束吧,便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在皇宫里做起了食客。

当时北之国斯塔芬索亚的王是伊万的妹妹娜塔莉亚,骑士长是他的姐姐冬妮娅。伊万的回归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有姐姐妹妹穿着便服偷偷溜出去在城外接到了缠着一身绷带,还瞎掉一只眼睛的他,按后来亚瑟的说法,当时的伊万几乎就是张纸,单薄的仿佛无法抵御家乡的风雪。娜塔莎已经在几年内被王位淬炼的异常成熟,却还是忍不住扑上去给她心爱的哥哥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冬妮娅站在一边不停的说着诸如“回来就好”一类的话,相比也十分开心。

伊万本来没什么情绪,却硬是被姐妹俩点点的泪花逼出了一点点酸涩。他慢慢的拍着娜塔莎的背,给了他的好姑娘一个亲吻。重逢的这一天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已经期待的太久太久了,久到让人忘记了初衷。

后来的日子清闲的伊万快要忘记握剑的手感了。北之国终年被冰雪覆盖,并不适合发展农业,这也导致了这里是发达科技与原始风情相结合的国度……好吧,对于上面这句,伊万也没什么太大的感触,毕竟在风格极其朴素的王都,伊万也没感觉到哪里有什么科技,只能佩服前人的创造力,能够在冰原上建立起如此雄伟的王宫,尽管有些地方还不是很完全,但已经是十分让人惊叹的完成度了。

伊万端着热可可,叹息了一声还是合上了手头的书。在东之国度过的光阴,除了不必要的任务外,他几乎全部都在图书馆打发时间了,王耀在有空的时候会过来陪他一起看。要知道东之国砂宸的图书馆可是大陆上出了名的藏书丰富,所以斯塔芬索亚的书,也基本都是伊万看过的。

「太无聊了。」

浅金发色的食客撑着下巴,目光不自觉的透过窗,落到了下面的花园里,一个小小的金色影子正忙忙碌碌的在雪上留下一串脚印。这已经是伊万第三次看到那个小家伙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让他忍不住用目光追随着那个小小的身影到处乱窜。

“哥哥,你在看什么?”

娜塔莉亚敛了敛自己的裙摆。这位女王摘去了王冠,褪下了华美的礼服,一袭亚麻长裙也遮不住她的贵气。此时她垂落了银发,乖顺的立在离伊万不到三步的位置,略向前倾身询问着。

“站到我身边来,娜塔莎。”伊万向娜塔莎招手示意她过来,女子不解的向前了几步,伊万才伸手指向那个雪中默立的人:

“亲爱的,能不能告诉我那是谁?”

“……那是柯克兰收养的孩子,我看不太清楚是哪一个。”

娜塔莎眯了眯眼,似乎在努力分辨着雪地里的人,半晌,她终于舒展了眉,微笑着对她亲爱的哥哥说:

“哦,我大概知道是哪一个了,应该是那个小的,名字是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

伊万默念着这个名字,露出了一个笑容。

这是阿尔弗雷德来到王都的第三个年头,他已经彻底的把那些让他不愉快的过去都踢开了,享受起了北之国寒冷的天气和不断的大雪。这对于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来说简直是乐园,尤其是因为寒冷而暂时没有种植任何植物的花园。无论前一天多么肆意的玩耍,都可以在一晚上后消除掉痕迹,阿尔弗雷德似乎对这永远也用不尽的“画纸”有着不灭的热情。马修似乎不怎么喜欢陪着阿尔弗雷德疯闹,所以只是安静的在一边扫出一块空地坐着,抱紧熊二郎注视着阿尔弗雷德的一举一动。

某一天阿尔弗雷德正像往常一样玩的时候,一个看起来伤的很严重的大人走过来和他搭讪:

“你在玩什么?看起来很有趣……我能加入吗?”

尽管很突兀,他却觉得对方没有一丝恶意,就爽快的接受了这个“新玩伴”。

伊万在加入后不久就发现了坐在一边的马修,笑着招呼他一起过来玩,马修害羞的走过来接过树枝,也和两人一道画起画来,然后三个人就站在雪地里傻笑着看着大雪覆盖上他们的作品,看的心满意足。

在之后的日子里,就不再是一个人坐在一边看,一个人独自在雪上玩闹了,而是两个人一起疯,另一个人偶尔也跟着疯一次。

许多年后阿尔弗雷德仍然敢打赌,那真的是他度过的最愉快的时光,连之一都没有。

「看起来很有趣呢,我可以加入吗?」

「诶——你叫阿尔弗雷德吗?真是个不错的名字啊,我叫伊万。」

「向日葵要这么画哦……啊,马修君画的很棒呢~」

「真好啊……阿尔弗雷德君,我们是朋友了吗?」

在大陆上极少会发生篡权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和平的禅让制或者继承制。亚瑟就是接到了娜塔莎的禅让,成为了北之国的王。

据说最初这提议被议会否决,大臣们责令娜塔莎另选继承人,娜塔莎则不屑一顾:

“我还找不到有谁更了解作为国王的素质了,除了柯克兰。”

这句话真的很有力度,堵的所有人哑口无言。

于是在之后的一天,亚瑟·柯克兰成为了王。

教皇为他加冕,娜塔莎为他披上华袍,冬妮娅对他行了骑士的大礼,而蒙着黑色面纱的占卜师则做出了警醒他的预言。

伊万站在观礼的大臣中寻觅着另一个身影,他正用那双清澈的眸子注视着新王的诞生。

伊万挪开了视线。

离开的日子已经可以用手指数的清楚了。

离开的那天,出奇的是个晴空。

他们没告诉任何人,甚至马车都朴素的像是普通人家请的一样,但是伊万还是看到了有人比他们还要早的伫立在马车边,眨着无辜却水润的眸子盯着他,伊万只好让冬妮娅和娜塔莎先上了车,伊万看了看阿尔弗雷德:

“你怎么知道是今天的?”

“亚蒂告诉我的。”

“阿尔弗,从今天开始你不能叫他‘亚蒂’了。”伊万叹了口气:

“你该叫他王。”

“我知道,我会改的。”阿尔弗雷德犹豫着:

“你还会回来吗?”

“不会了。”伊万挑了挑眉,露出了笑容:

“你舍不得我?”

“嗯。”明明知道有调戏的意味在里面,阿尔弗雷德却还是侧着脑袋思索了一会儿,认真的点了点头回答:

“你也很重要啊。”

老实说伊万很惊讶。毕竟他觉得这么久了阿尔弗雷德对他的印象大概也只是“会陪他一起玩的糟糕大人”这个样子,没想到他却坦率的承认了伊万对他来说很重要。

“给我个离别的拥抱。”阿尔弗雷德笑嘻嘻的张开手臂,伊万最喜欢的那双蓝眼睛里还是盛着满满的无忧无虑,于是伊万抱了他一下。

“Thanks☆因为无论如何也想要一个拥抱啊,能赶上真是太好了。”

阿尔弗雷德站在原地目送着伊万的车离开。

少年不想承认,但他确实想在伊万抱上来的一瞬间得寸进尺一点要一个吻。

但是他没有。

直到死也没有。

直到死他也没再见过伊万。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