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桃珈

努力前进的人不需要掌声。

《无冕之歌》

*伊双子
*南北注意
*ooc注意
*第一人称注意

此刻是午后三时,我拿起了笔想要写点什么。
仲夏的阳光不温柔,却在透过茂密树叶后增添了一份静谧和凉意。影子晃在我摊开的笔记本上,外面响起了一声连着一声的蝉鸣。
我呆呆的咬着笔,想写几句歌词,但平时顺畅的笔尖此刻却不听我的指挥,落在纸上的只有一个又一个名字。
都是一个人的。
我挫败的丢下笔,目光落到了墙角立着的吉他上。

我曾经不惧怕一切,因为有很多人陪着我,我的弟弟就是其中的一个,那时候我敢做敢拼,敢梗着脖子和医生叫板。
那时候我们也很穷……虽然我现在也很穷,但是还没到当初那种吃不上饭的地步。
当时费里西安诺生着病,还在冷风里抱着画板去街边卖画。他确实画的很好,有很多人来买,但我当时在上学,我们一起拼命赚的钱对于我和他也不过杯水车薪。
我说要辍学打工的时候,他比我反应还激烈。他很固执,手撑在餐桌上,虽然虚弱但仍然很有气势的瞪我,我咽了咽口水,再没提过这事。我看到他默默地把卖画赚的钱塞进我的琴盒里,天真的笑着告诉我。
哥,你要好好唱歌、好好读书。
我说,好。

我和安东尼奥是在我高二的时候认识的。他大我五岁,是费里西安诺主治医生的弟弟。
这真是一段奇妙的缘分。
哪怕在费里西安诺死后我独自一人随便去到一个南意大利的小城时,仍然不经意间在拐角遇见他。
在他面前我好像仍是个孩子。
站在他面前肆无忌惮的笑过,也蜷在他怀里毫无顾忌的哭过。

高三那年,情况糟糕透了。我一边打工一边上学。
后来安东尼奥说,你要不要来做驻唱?
我愣了一下,然后忙不迭的点头。照安东尼奥的话讲,简直是眼睛里忽然映满了星星,闪闪发光。
我自然是非常成功的通过了面试,酒吧的老板——弗朗西斯做主把我留了下来。他认为我虽然还有缺点,但做驻唱还是绰绰有余的。
我离开时,弗朗西斯悄悄叫住我,他问我,你要不要学唱歌?
我看了他很久,最后脱力般的摇头。
我没有余力再去做我喜欢的事情了,我已经疲于应付惨淡的生活,只将梦想珍藏心上。
他遗憾的说,真可惜,哥哥我认识一个唱得很好的人。
我笑了笑,背上琴离开。
一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他说的人是谁。我在签约公司前很长的一段时间都处于他的照拂之下,他悉心指导除了声音以外一无是处的我,可以说是我的恩师。
E团的主唱亚瑟·柯克兰,当年刚刚成立E团的亚瑟·柯克兰。

我工作一周后领到了工资,弗朗西斯说,圣诞那天带你弟弟来吧,来听你唱歌,酒水免费哦~
他说,你应该让他看看你站在舞台上的样子,那才是你的光芒。
我想了想答应下来。
费里西安诺非常高兴听到这个消息,他欢呼雀跃着从床上蹦下来,活像个幼稚鬼。
他在地板上转了个圈,说,哥,我穿什么好?
随便你啦。我坐在床边翻柜子里积了一层灰的谱子,从笔筒里抽了一支水笔,笔尖刷刷的落在白纸上,偶尔停下来抬头看看费里西安诺,他正指着一件衬衫叽叽喳喳的笑。我就低头接着写歌词。
半晌,他探头过来问我,哥,你喝水吗?我嗯嗯的应着,还是咬着笔看谱好的曲子发愁。他蹦蹦哒哒的去冰箱里拿了一听可乐给我,告诉我,冰好的哟。
我终于放下手里的纸笔,抬头慢慢的眨眨酸涩的眼睛,接过了可乐。我伸着懒腰,走到阳台边,利用围栏支撑身体,随意的拉开拉环,任由自己暴露在十二月中旬的寒风里,手里握着冰镇的饮料。
费里西安诺在身后不远的地方看着我,嗫嚅着,哥,会感冒。
我就回他一句,你去睡觉,我吹吹风。
哦。他乖巧的点头应着,颠颠的跑去洗澡。我杵在原地没动,只含了一口饮料在嘴里。
那口可乐很快在唇齿间化作绵密的泡沫,我砸吧砸吧嘴,拍拍自己衬衣上的灰,倒是没觉得冷,只是碳酸饮料呛得我鼻子发酸,眼眶都滚烫起来。
有什么凉凉的东西落在我的嘴唇上,我抬头看了看黑的彻底的天空,觉得今晚真好。
雪花飘飘然的落下,我都不知道脸上的到底是眼泪还是雪花融化的水渍了。

很快就到了圣诞节那天,因为长假的缘故我有一整天的时间可以泡在酒吧里,但是弗朗西斯没让我去前台。他把我和费里西安诺塞进他的办公室,笑嘻嘻的告诉我们,在晚上之前在这里可以不被打扰。
我愣了一下明白了他的意思。
噢,他想让我在安静的地方写歌啊。
费里西安诺一副多动症的模样,还精力旺盛的问弗朗西斯,我可不可以出去转转那?
嗯……小费里想来就跟着哥哥一起吧。弗朗西斯一边笑一边伸手去揉费里西安诺的头发。那么,罗维诺呆在这里,我带他出去咯?
去吧去吧。我转着笔目送他们出门。对于弗朗西斯我还是相当放心的,毕竟我非常知道他心里想着谁、而他的温柔对任何一个人又是一样的。
现在,我该考虑一下晚上的事情了。
稿纸上划下不均匀的格子,一点点添上音符。

直到我拎着吉他坐到我平时坐着的位置时,我的大脑中一片空白。台下真的有很多人,我怎么从来不知道弗朗西斯的酒吧这么受欢迎?我调音的手指都在抖,一阵阵的眩晕袭来。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刻在骨子里的调子在拨片下泻出。
这是一首很温柔的歌,我想送给我的弟弟。
感谢他即使生了重病依旧活着,没有扔下我一个人。
我在唱歌的时候什么也没想,甚至歌词也没想。为了这一天我唱了这首歌上千遍,但我一直都只想把它唱给费里西安诺。
在舞台灯光的影子里,费里西安诺专注的看着我。
我们在两个世界里。
但我们又是一个人。

从酒吧回去的路上,费里西安诺特别开心,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我就背着吉他慢慢走在他身后。他本来说要帮我拿琴,但是被我拒绝了。
他大口的呼吸着冬夜里冰凉的空气,吐出白色的水雾,踩在雪里用欢快的语调说着,哥,圣诞快乐!
我回他,哦,圣诞快乐呀笨蛋弟弟。
嘿,我今天特别开心!他说着在雪地里转了个圈,我胆战心惊的望着他,生怕他一个不小心会摔倒。
哥哥唱的真好听啊……
他忽然停了下来,歪头注视前方一望无际的黑暗。
我喜欢哥哥唱歌!哥哥给我唱一辈子吧~
谁要给你唱一辈子……
我翻了个白眼,心情也不知不觉变得明媚了,像是抖落了一层灰。
但这注定是无法完成的约定,我在那个时候就应该知道的。

后来我去上了大学。
费里西安诺喜欢每天给我打个电话报告他今天都做了什么。比如有没有乖乖吃药、有没有好好睡觉、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我以为这样挺好的。
直到后来的某一天他没打电话给我,一整天都没有。
第二天我觉得不对劲,像疯了一样打给他,他没接,只是发短信给我。
「我没事。」
我立刻打电话给佩德罗,电话那头的医生懒洋洋的说:
“喂?”
“费里西安诺在你那里吗?”
“……啊、嗯——”他似乎伸了个懒腰,悠哉悠哉的回我一句,在,没事。
你让他和我说话。我忽然冷静下来。佩德罗却顿了一下,苦笑着说这个恐怕不行。
像是有什么弦崩断了一样,我握着手机站在宿舍中央几乎歇斯底里。
为什么不行!!你告诉我为什么!他不是没事吗!
同宿舍的马修怯怯的从上铺探头出来看着我,罗维诺,你没事吗?
我抬头看他,我一定眼睛发红浑身在抖,但是却还能笑着告诉他,没事啊。
我没事,但是我怕他有事。

费里西安诺失语了。据说他一早醒来发现说不出话,差点以为自己聋了。看到我拉着箱子进来的时候吓得缩成一团。
佩德罗做了很详细的检查,最后只是告诉我他治不好。
我苦笑。
我说,我知道他的病从一开始就治不好。
我说,我很谢谢你,直到现在也没放弃他。
我说,他已经是我唯一的家人了,如果可以,我还是想他活的更长一点,想多陪陪他。
我说……
那边那么冷,我怎么舍得他一个人走。
佩德罗告诉我,那你带他走吧,去哪里都行。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穿着白大褂身份是医生的他,我深深鞠了一躬——我活了二十年第一次那么做——然后带着费里西安诺离开了医院。
我拉着他的手,也许是走的稍微有点快了,他踉踉跄跄的跟在我身后,看起来有点勉强。我放慢了脚步,他快走了几下来到我身边,嘴唇弯起好看的弧度,开心的挽住我的手。当他冰凉的手指触碰到我的手臂时,我下意识的瑟缩,唯一的想法只剩下他是不是冷,再仔细看他时发现他苍白到没有血色的脸颊和几乎同色的嘴唇。
我忽然好想碰碰他。
想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的外套。
最后却只是抚摸了他指骨的凹陷。
“我们回家。”

他走的那天,天很蓝,阳光也很好。
尽管已经虚弱到不能走路,却还是笑着、笑着,看着阳台上长得很好的绿油油的薄荷。
我就坐在床边握着他冰凉的手,他瘦的好像只剩骨头了一样。
在这之前的几天,他什么也吃不进去,几乎不能动弹,我就明白了即将发生的就是我一直以来不想面对的事情。
我生怕错过与他告别,整夜整夜都不合眼,他睡着的时候非常安静,静到我害怕他是不是会一睡不醒,但他金色的眸子虽然黯淡却依旧会倒映着每天的晨光。
我一点也没有放心下来。
准确的说我非常害怕,我想过无数次他离开后我该怎么办,但是我没法正面面对这件事。
为什么是你得了这种病呢。
上帝为什么固执的想要把你从我身边带走呢。
他忽然转过头,撑着自己的身体坐了起来,我一下子慌了神,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他在下一秒开心的笑着、抱住了我,在我耳边吐着气。
「最喜欢你。」
我第一次在他面前哭。
抱着他脱力的失去温度的身体泣不成声,仿佛流干了这辈子所有的眼泪。
“我也……最喜欢……”
窗外飘过一只红色的气球,上面用黑笔画着幼稚的笑脸。

葬礼非常简单。
佩德罗捧着大束的雏菊,问我:
“他是笑着离开的吗?”
“是的。”
“那我就放心了,这么善良的孩子,一定会去天堂的。”
“或许?”
我偏了偏头看他,这个角度能看到他右眼角的泪痣。
他转头看我,对我说了一句话。

我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是黄昏了,我后知后觉的揉揉麻掉的脸,伸着懒腰想要出门转转。
我好像做了一个非常长的梦,梦的内容却想不起来了。一边苦恼的整理着打成结的头发,一边把画的乱七八糟的本子向下翻一页。
「你还好吗?」
黑色的笔迹用意大利语写着这样的一句话。
我愣了一下,填了一句上去。
「我很好。」
然后我扔下笔跑到阳台,外面的天空是橘红色,风很暖和。
我忽然想起佩德罗在梦里最后说的那句话了。

「好好活着。」

情书

写于2016.8.28 15:07

改于2016.8.29 22:22

评论(10)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