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桃珈

努力前进的人不需要掌声。

《流水》

*本篇江家三人组
*轻松日常向
*嗯……挺谜的一个设定,姑且算架空AU吧
※……仔细想一想就是一个大门派,分成了四个系,分别是兰陵,云梦,姑苏,清河……稍微借用了一点点hp的设定,比如公共休息室啊寝室啊还有一起吃饭的宴会厅(大殿)xxx
羡羡江澄大概是15,江厌离大江澄两岁,蓝涣大他们三岁,同一届的那几个同岁。
修炼灵力,剑不离手(。
原著是不是16岁取的表字……来着orz,所以第一篇大家都以大名相称……不知道大名的就……就那样吧orz(别那么草率??)
啊,姐姐叫羡羡“阿羡”是因为羡羡的字是羡羡父母给取的,早就定好了_(:3」∠)_但是江澄在羡羡正式取字之前是不会叫魏无羡的,照样叫魏婴

魏婴第一次见到蓝湛没戴抹额,就是在刚入学时的分院仪式上。
当一群小豆丁穿的参差不齐,兴奋的挤在一起嘀咕着自己想进哪个学院的时候,蓝湛一袭白衣,腰带滚了一圈卷云的花纹,安静的走在一边,不加入任何人的讨论,但身上分明就是姑苏学院的校服。
魏婴本来兴致缺缺,但是偏偏一转头,目光就落在面前那人衣袂飘飘的样子,看愣了,好半天才用手肘捅了捅身边的江澄:
“喂,江澄,你看那人穿的是不是姑苏的校服?”
江澄不怎么在意分学院的事,也就和魏婴一起走向大殿,没怎么和别人聊天,此时也在无聊的打量着走在前面的蓝湛笔直的背影。
“你不认识他?”
“我?我怎么认识他?”魏婴对江澄这句话感到莫名其妙,自己上哪认识姑苏的人。
“那是蓝湛……唉,你就不能好好听我爹讲故事吗。”江澄有点儿生气。
江澄他爹江枫眠是云梦学院的院长,所以江澄和魏婴都是肯定要进云梦的,哪家校服好看和他们没啥关系,已是妥妥的要穿六年紫色了。
说到江澄爹,就不得不说说魏婴爹了。魏婴他爹魏长泽是江枫眠特别好的朋友,以前住就在同一个寝室,又泡走了他俩都可喜欢的一个同院的小姑娘。后来江枫眠做了院长,魏长泽也留校做了教授,这俩人明面儿上是上下级,暗地里还是无话不说的好兄弟。
咳,跑题了,魏长泽在魏婴五六岁的时候去世了,原因不明,江枫眠就收养了魏婴。江院长平时温文尔雅,江澄以前总缠着要听故事(没法子,江澄是断断不敢打扰虞教授的),魏婴便坐在一边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也听的不亦乐乎。江枫眠从来不会讲没用的,他嘟囔给俩娃的都是些名门的历史,姑苏蓝家自然不会放过。
话再说回来,这边魏婴听到“蓝湛”这个大名,心里头倒是略略清楚了眼前这人的身份。蓝家这一代的两位均是贯彻“雅正”二字的名人,大一些的十八岁,小一些的嘛,喏,就站在他们前面。
魏婴啧啧有声:“咱云梦也没差哪去啊,为啥咱俩不出名。”
江澄撇了撇嘴像是要说点什么,但是大殿的门槛就在眼前,实在是不好再像之前一样叽叽喳喳的吵闹,只好闭嘴拉着魏婴站进了人群。
大殿分成了四个部分,摆满了桌椅。魏婴四处张望,一眼就看到了紫色衣服的人群里,有个姑娘一直看着他和江澄,还迎着魏婴的目光微笑。
“江澄……”魏婴转头想告诉江澄。
“别说话。”江澄瞪了他一眼,潜台词不言而喻。
“江澄,你看。”魏婴锲而不舍的扳着江澄脑袋,“师姐。”
“……姐。”江澄不得已顺着魏婴的力道转头,脸上表情空白了几秒,接着露出了惊喜却不得不克制的纠结表情,还是忍着没在大殿中央就跟姐姐打招呼。
「哎,一年才能见一次多不方便啊,我老久没吃过师姐的汤了。」
魏婴咂巴砸巴嘴,好像在品什么还没进嘴的东西的味道。

仪式就是仪式,这一届新生里不少世家子弟,学院的事早就板上钉钉不用多在意,只有一些散修的孩子会觉得不安。所以就有了去姑苏的一群人集体哭丧脸的有趣场景。魏婴嘴里含着师姐给剥的莲子,回头看着安静的仿佛空气一样的姑苏学院,不由得称奇:
“哎,师姐,你说姑苏学院这么大,就没有人违反规矩吗?”
江厌离想了想,道:“那自然是有的,不过下场都很惨就是了。”
“是怎么个惨法?”
“阿羡,你知不知道姑苏学院的校规就是蓝家的家规?”江厌离把手边那盘莲子递给坐魏婴身边的江澄,“蓝家家规三千条,校规就有三千……”
“嘶——”江澄和魏婴倒抽一口凉气,都万分庆幸自己生在云梦,不然按照这两人的性子,估计不出三天就能被院长请出校门。
“违反的惩罚就是抄家规,不抄完不许上课。”江厌离补充道。
“……我要投胎成蓝家人肯定马不停蹄的自杀,这样活着简直不如让我直面地底那些怨灵。”魏婴立马放下筷子,双手合十十分虔诚:“感谢老天爷,我魏婴从今以后生是云梦学院的人死是云梦学院的鬼……”
话还没说完,就被江澄用馒头堵了嘴:“你少扯些没用的我就够感谢你的了,该吃饭吃饭,净说些不吉利的浑话。”
江厌离也露出无奈的表情,温和的告诉魏婴以后千万不要动不动就说些生啊死啊之类的话,弄不好会成真。魏婴哈哈的笑着,轻描淡写的就扯开了话题。
把那个雪白雪白的背影也一同扔到了脑后,很久都没有再记起来。

-tbc?-
我怎么前面写了那么长的设定………………

评论

热度(8)

  1. 璇璇沈桃珈 转载了此文字